您当前所在位置: :首页 >> 图片新闻
第十四届全运会扬州第二金诞生!“五朝元老”成就“三连冠”
来源:   发布日期: 2021-09-14  访问量:

继9月5日蹦床运动员孙逸辰为扬州摘下全运会首金后,9月10日,西安全运会赛场又传来捷报:在傍晚结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运动会女子垒球决赛中,江苏女子垒球队以7比0横扫四川队获得冠军。江苏队中的主力投手、“五朝元老”王兰不但完成了全运会“三连冠”的伟业,更为扬州拿到了本届全运会的第二枚金牌。

“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三连冠,虽然我们知道这条路非常难走。一开始我们定的是打6场比赛拿到金牌,但是在对阵上海输了之后,我们必须要打到8场比赛才能卫冕,虽然是一条很难的路,但是我们全队所有人团结一心,手挽手,最后走到了底,冠军是属于我们的。”今天,决赛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,扬州老将王兰的一席话也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掌声。

确实,无论是对于江苏女垒,还是王兰来说,这次的卫冕之路都走得尤为艰难。小组赛阶段,江苏队顺风顺水,三战全胜获得了小组头名。如果按照赛前预定目标,江苏队只需要再取得3场连胜就能实现卫冕。然而,进入第二阶段后的第一场比赛,江苏队就0比2意外输给了上海队。这场失利,也打乱了江苏队6连胜夺冠的计划。不过,好在本届全运会女子垒球的比赛采用了双佩寄制的赛制,佩寄制的优点在于强队即使失手一次或数次,也有机会争夺冠军,同双败淘汰制类似,减少了比赛的偶然性。但是,第一佩寄制的半决赛的失利也意味着江苏队要想夺冠,就必须打满8场比赛,而决赛的对手在决赛之前只需要打5场比赛。更为关键的是,决赛日当天,江苏队要想争冠就必须经历一天双赛的魔鬼赛程,这对于像王兰这样的“五朝元老”来说,在体能上无疑是一个巨大考验。

在第一佩寄制排位赛击败北京之后,江苏女垒的晋级之路再次变得艰难。第二佩寄制首场比赛,对阵老对手辽宁,双方七局战罢,互交白卷,不得不进行了延长局的比拼,最终江苏艰难绝杀对手,获得了次日和上海队争夺决赛权的资格。9月10日,江苏女垒迎来了最艰难的一天。11:30,她们首先要和此前战胜过自己的上海队厮杀,以决定谁能够获得和四川队争夺冠军的资格。结果,这场比赛,江苏队先赢后输,再次通过延长局5比3成功复仇,同时也有惊无险地杀入决赛。24小时内,经历两场打满8局的苦战,面对以逸待劳的四川,江苏队面临严峻挑战,一切不利因素似乎都在江苏队一边,胜利的天平开始倾斜。然而,体育比赛的魅力就在于,不经过比拼,永远不会知道谁才是胜利者。下午3:00,刚刚结束一场鏖战不足两小时的江苏女垒再次站上了决赛场。这样的“舞台”对于江苏女垒的姑娘们来说再熟悉不过——2013年的全运会决赛,她们正是在经历了一天双赛,最终踩着四川队的肩膀首次登顶全运赛场。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此次江苏队依然是一天双赛,决赛对手又是四川。但是和8年前以4比3战胜对手不同的是,这次江苏队赢得更加干脆。就当所有人认为江苏队会陷入苦战的时候,有着两届冠军经验的“王者之师”却在决赛中爆发了惊人能量。第一局比赛,江苏队就拿下了5分。随后,在第三局和第四局,又连下两城,取得了7球领先。巨大的优势已经让冠军近在咫尺——根据垒球竞赛规则,如果第五局比赛结束,一方取得7球领先,就可提前结束比赛。第五局,江苏队如愿守住了优势,比赛提前终结,江苏女垒成就全运会“三连冠”。

而作为江苏队的头号投手,王兰在8场比赛中也有着极其出色的发挥,特别是第二佩寄赛对阵辽宁和上海队的比赛,王兰都没有辜负教练的信任,在最后时刻登场并顶住了压力,确保了江苏队的胜利。“五朝元老”也收获了圆满“真的是太不容易了。”扬州市竞体处副处长、扬州市体校负责人彭峻说,王兰是2005年之前从甘肃引进到扬州的,“虽然不是扬州人,却在江苏成长,经历5届全运会,收获3枚全运会金牌,这其中经历的苦难太多太多,对于王兰来说,非常不简单。”彭峻说,本届全运会增设了体能测试的环节,对于王兰这样的老队员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但是她挺了过来,在比赛中,发挥了定海神针的作用,数次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和老到的技术把江苏队从悬崖边拉了回来,“这个冠军是对于王兰这么多年坚持的最好回报。”结束本届全运会的征程,王兰大概率会选择退役,不过扬州本土垒球力量正在成长。“获得这次全运会女垒比赛第六名的陕西队,是江苏与东道主交流的队伍,队中有5名来自扬州的运动员,都是仪征培养输送的本土选手。”彭峻说,全运会结束,随着王兰等老将的淡出,这支青年队中的翘楚也会补充进入一队,“扬州的5名球员有望在未来接班王兰,扬州垒球在江苏队的‘血脉’也将得到延续。”